您目前正在阅读:那些花儿——读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
本文章信息: 作者:佚名
那些花儿——读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



    不太喜欢朴树的唱腔,对这首歌的最完整的印象来自范玮琪。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一个在满带着寥落的同时显得十分冷静的声音,唱出了爱情的颠沛流离。就仿佛秋夜里从槐树的枝叶间漏下的斑驳而澄澈的月光,让那些夜不能寐的人们就此沉沦在支离破碎的追忆和怅惘中了。

在我们身边有着一些这样的人,他们敏感且脆弱。他们会在读书或者看电影时,很轻易的被其中的感人情节所触动,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这些人通常是女人。

对这类人,大多数人在难以理解的同时反而嘲笑他们的愚蠢,笑其蠢得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这些人通常是男人。

其实人心便如一片雪白的沙滩,无论怎样小心翼翼地走,都会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多愁善感似乎并非女人们的专利,只是男人们常把这心的触拨隐藏起来罢了。

究其源,对这些容易落泪的人,我们是没有理由嘲笑的,因为他们的眼泪其实是为自己而流的。他们流泪是因为他们在别人的轨迹里看到了自己曾经那么认真那么虔诚,可是却无比悲凉的足迹,想到自己这一路千山万水地跋涉过来,于是才忍不住流下共鸣的泪水。可惜的是,在很多时候,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每个人都有坚强和脆弱的一面,而脆弱向来是被我们竭力地隐藏的,可是它又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就仿佛我们小时候玩的那种灌满了水的气球,有着很薄很柔软的一层外壳,是不能轻易碰触的,否则就会听到“蓬”的一声微响,一种破碎的声音。

看过安妮宝贝的一本书,几乎忘了所有的情节,独独记得一篇文章的题目,《隐忍的方式》。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一些不能碰触的旧伤口,它们是不能被时间治愈的,反而是在我们竭力的隐藏中恶化和溃烂着,这种痛只有我们自己才能真实地体会,是不能言传,不能被安慰的。这便是一种隐忍的方式,像一只灌满了水的气球。

只有在某些个我们很不经意的时刻,被一些不能预料的事或言语触痛,于是很汹涌地爆发出来。这其中包括了一些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不复去记忆的人和事,这是连我们都没有察觉到的旧伤口。

有时候我们走在拥挤的大街上,与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擦肩而过:或者是在街的转角踢中一个被丢弃的汽水瓶:甚至在路经麦当劳那巨大的玻璃橱窗时,不经意间看见坐在里面的情侣们在亲昵的耳语……突然会感到十分的茫然和莫名的惆怅,只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磕了一下,猛然一阵刺痛。

“有些人是一直会刻在生命里的,哪怕忘记了她的声音忘记了她的笑容忘记了她的脸,可是每次想起她,那种感受,却永远不会变。“

这些人只会在迷梦中重现,乘着错乱的时空,在一些似曾相识的记忆中苏醒。我们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记不起他们的名字,却闻到了很熟悉的气息,恍若陈酒,混合了时光的表情,在梦呓中呼唤着醒来后完全陌生了的名字。只觉得梦里纷纷扬扬的飘着落花,充满了忧伤,可是梦里发生的故事却已在醒来的那一刹那,瞬间空白了。

“有时候我看到浮云无声地流淌过去,内心就充满了忧伤。觉得日子就这样流淌过去了,而那些以前说过永不分离的人,早已散落在天涯了。“

相关文章:




  •  
        没有任何评论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