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正在阅读:花 开 花 谢
本文章信息: 作者:佚名
花 开 花 谢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想念你。即使你就坐在我面前,甚至有时候我就躺在你的怀里,我仍然在想念着你。”

秋日的午后,和煦的阳光轻抚着窗外慵懒的垂柳。他和她坐在必胜客干净透明的落地窗里,吃着昂贵却不合他们胃口的比萨饼。

她眼神迷离的望向窗外喧嚷的大街,声音缥缈地说。

他静静地看着她失神的脸,沉默着。

他和她是在“三·八”节的舞会上认识的,那晚他被热情高涨的朋友们强拉进学校的礼堂,尽管他对跳舞一窍不通。

进场后朋友们很快消失在沸腾的舞池里,扔下他一个人尴尬地站在门边。他环目四顾,发现角落放着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孩。他快步走过去,“不好意思小姐,请问我可以坐这吗?”女孩抬起头,看了看他,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变得茫然,最后黯淡了下去。“小姐,请问我可以坐这吗?”他重复。“哦,当然可以。”女孩如梦初醒,略显慌乱地答道。 “谢谢,”他坐下,“你不跳舞吗?”女孩恢复了常态,淡淡地说:“不想跳。”“你呢?”“我不会。”他讪讪一笑。女孩再次转过头来打量他,善意地微笑。他这才发现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圆润的鹅蛋脸,眼睛明亮清澈,笑起来特别迷人。

“如果我说我可以教你,你有兴趣吗?”黑暗中女孩突然说道。“那好啊,求之不得。”他欣喜万分的站起身来,很绅士的做了个邀舞的姿势,女孩微笑着将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

幽暗的路灯将小巷渲染得影影绰绰,风中的落叶像舞倦的蝴蝶,在他们细碎的脚步声中轻盈的栖落。

他把女孩送到家门口。“我到了,谢谢你送我。”“不客气,若非遇到你,真不知道舞盲的帽子我还得戴多久呢。”她扑哧一笑,“还说呢你,刚才差点把我的脚踩断了。”“嘿嘿。”他窘迫地笑。“好了,你回去吧,不早了。”“那好,有空再联系吧。”“嗯。”

很快女孩成了他的女朋友,一切自然得仿佛昼夜的更替,顺利得让他觉得意外。 缘分是种妙不可言的东西。有时候你刻意去寻找,展转奔波,踏破铁鞋,历尽千辛却两手空空。可是它却往往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刻,在你无法预知的时间和地点,以你从未设想过的方式突然出现了,让你措手不及,却满心欢喜。

他觉得她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那夜,在幽暗的灯光下,她就像一朵在黑夜中绽放的昙花,美丽而又寂寞。她身上的那种淡漠和寥落与他的心灵相契合了,她就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心里爱情的锁。

像许多的恋人一样,,他每天接送她上学和回家,他们一起散步、自习、吃饭、娱乐。爱情让他感觉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他希望他们能一直这样快乐的相处下去,直到毕业,直到成家立业,直到天荒地老。

可是渐渐的他却发现了她是个情绪很不稳定的女孩,她经常会无故的发呆,陷入一种灵魂出窍般的状态,眼神迷离而遥远,有时还会下意识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最令他感到心悸的是,她甚至会在很高兴的时刻,突然间敛去笑脸,陷入沉思。就仿佛一曲美妙的音乐在最令人陶醉的时刻嘎然而止,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猜想她心里一定有什么难以解开的结,他曾试图去破解,可是她却总是淡淡地说:“没事。”如果他坚持再问,她便愠怒地扭过头,不再理他。

仍然是在礼堂,这是一场迎“五·一”的诗文朗诵比赛。 灯光师和音效师为舞台布置了最理想的灯效和音效。

此刻他捧着相机激动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因为今晚她也准备登台。他渴望看到她在舞台上的风姿,并亲手将之记录下来。
正当他浮想联翩时,眼前突然一黑,舞台上的灯光全部熄灭。接着一阵天籁般的乐声由远及近,舞台顶上一束淡紫色的聚光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定格在一个婀娜的身影上。台下的观众被这极富想象力的场景深深的震撼了,随着灯光的逐渐亮起,人群中更是传出了惊艳的呼声。

雪白的连衣裙,齐肩的秀发,纯美的面容。如果说上次的她像一朵寂寞的昙花,那么在此刻她就仿佛一只翩翩的蝴蝶,美丽而纯净,令人不敢正视。 我以为/我已经把你藏好了/藏在/那样深 那样冷的/昔日的心底/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你就终于/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可是 不眠的夜/仍然太长 而/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我的悲伤

相关文章:




  •  
        没有任何评论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