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正在阅读:水和月亮的距离
本文章信息: 作者:水
水和月亮的距离



    那已经是高中的事情了,距离现在的我,是永远不可触及的记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们几个兄弟学校时常有互访活动。那一场互访会是由二中的一个老师过来,我们高二〈四〉班挑了二十名同学去,大家一块儿交流。地点按惯常该是我们的小会议室,然而那次却有所变化。那位老师选择了校园仅有的一块草坪,说要开一个不一样点儿的互访会。

说真的我们是马马虎虎去应付的——互访会已是一种惯例,无非是拿别人的老师来给我们上思想政治教育课罢了,因此被选上的同学个个叫苦连天。我们摇摇晃晃地到齐了的时候,已经过了开会时间二十分钟。然而那位老师并没有像我们料想的那样让我们作检讨,这让我们感觉很难为情。因此便没有故意为难她,安安静静地盘腿坐了下来。

现在回想起来,她真的是好美丽啊!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头发是秀秀气气地披在肩膀上,又浓,又黑。她的皮肤颜色稍稍有点暗,脸部曲线很柔和。我们坐好之后,天已然有点暮色四合的样子,微风起了,然而正是夏季,我们的感觉是舒适的——这在忙的焦头烂额的高中,是不经常有的。我们都隐隐的觉得,有什么不平常的事情要发生。

她开口说话了,要我们自由交流,也可以向她提问题。

我们一下子活跃起来。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的!不用听那些枯燥无味的政治说教,这对尚字年轻的我们,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情!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似乎是积压了太多的情绪,而在今日,终于完全的释放了。

突然有一个男孩子问道:“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

是海宁!他是一个十分羞涩的男孩子,每次遇到我们女生的时候,都是她先红了脸,反惹得我们哈哈大笑。说他本该是一个女孩子的,怎么就错投了男胎呢——确实的,他的皮肤白的不真实,一张脸也十分的清秀,个子并不高,显得有点“娇小”的味道。因着这些缘故,他极少有女生的朋友,然而那帮男生早就知道,他偷偷地喜欢小瑶,已经有很久了。大家听说的时候,并没有把它当回事,笑一笑也就算了。因为小瑶是一个太过优秀的女孩子,“他们怎么可能是一对呢?”,我们不假思索。

这会儿一向沉默的海宁的问话,倒吓了我们一跳,全部把目光投向他去。他的脸色在暮色下看的并不清楚,然而我想一定是红色——绝望的紫红。

老师温柔地鼓励他:不要紧张,什么问题都可以。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对这位不知名的老师,我们一开始就很信任。我想这也是海宁敢开口去问的原因吧。

“我想问……究竟……什么是,爱情?”

等海宁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句话,我们已经羞涩的笑成一团。正是敏感的季节,风稍稍的一吹,敏感的心就乱了。我们一边笑着海宁,一边在心里偷偷地渴望着答案。

老师就也笑了。她略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大家都学过平面镜成像吧?”

我们点头,然而不解其意。

“大家应该知道,物体与镜子的距离和镜子与像的距离永远是相等的。那么,我来问大家一个问题:当月亮在水中成像的时候,水要有多深才可以呢?是不是,至少要有像月亮和水的距离那样的深度?”

“当然不是啦!”几个胆大的同学已经嚷了起来,“一个脸盆的水就足以映出月亮来了,这是很简单的常识嘛!”

老师点点头,接着说;“对,水生活在地上,深度原本十分的有限;月亮生活在天上,是美丽又高贵的公主。当月亮和水相爱的时候,水为了要把月亮留在心里,就会努力让有限的深度容纳无限的距离,而月亮……”

我们怔怔地听着,老师却停住不讲了。她鼓励地看着海宁:“你能接下去吗?”

出乎意料地,海宁点了点头,缓缓说:

“如果月亮和水真的相爱了,水的心就会是足够深足够宽阔的,能够容纳下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而月亮明白水的心,就不会在意他实际上是大海、是江河、是浅溪,还是仅仅的,一盆水。”

在那个晚风如醉的夜晚,我们一群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静静地看着月亮缓缓似的升起,一起沉醉于海宁和老师诗一般的语言里。我们看见的海宁,肃穆而生动,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气质。我想,小瑶也许正是从那一刻起,开始爱上了海宁。

也是从那一刻起,我们开始懂得了爱情。是奉献,是信任,是理解。只有这样,月亮和水才能够在这样的夜里,静静地——你住在我的心里,我住在你的心里。

相关文章:




  •  
        没有任何评论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