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正在阅读:大二玫瑰始盛开
本文章信息: 作者:佚名
大二玫瑰始盛开



    “看看那些三年级哥哥的熊样……”前床等探访的学长们离去后,从心底到口里都满是不屑,另一个则得意洋洋的呼道:“讲一个今年新来老乡傻冒的笑话给你听,保准让人笑掉牙……”不再装腔作势,自命清高,故弄玄虚,也不再和和气气,小心翼翼,谦谦让让,大二热情的开始几乎和九月秋老虎一样火热。

  大二的声音在教室里是最大的。这群鸟第一次比拼着无故旷课,嘴巴比谁都硬,但心底还是悄悄地盘算辅导员会不会今天碰巧抓人。然后赌博般逃离课堂,坐在校园操场某个偏僻的角落里看着别人踢球,享受着“偷情”般的快乐。

  宿舍楼简直就是他们的天下。半夜的那个不灭的窗口正是他们哄堂大笑,吵得楼上楼下楼左楼右不得安宁的杰作。有人开始出小差,打乱了轮班的打开水次序,这天晚上第一次被人揪住买了一瓶美年达,当然是最便宜的。“赫赫,出大血了,这帮龟孙子!偏偏轮到我就不放过了……”中铺一直愤愤不平,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终于逮着个机会痞了上铺一把,“就你这水平,不让你三颗字没法下,不信?——罢罢罢,再让你多输一回”,……

  俗话说得好,一年土,二年洋。摸清了大学的一些基本门道后,大二的欢腾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舞厅,电影院,晚会,游艺场,体育馆简直都为他们的风头。前床可是第一次进入了校学生会了,虽是个副职,但大三的那位会长是迟早要变成大四的了,而大四是要忙于找工作了,所以……下铺今天也很高兴,嚷嚷着要请客,省报本日芳草地栏目上的头条就是出自鄙人之手,还是排在著名诗人×××的前面呢。呵呵,中学时代那些羡慕崇拜得要死的权威不过如此而已……不过,在餐厅里笑谈阔论的时候,心底正偷着乐的却是中铺,仁兄下午刚刚从家长那里拿到了第一份家教报酬。那孩子是蠢了点,可这是自己挣得第一份劳动收入呀,数目不小,可比下铺他那点稿费高多了,哼……

  最热烈的话题当然还是在某个周日的晚上,一屋子人热烈地讨论如何“处罚”第一个违规找女朋友的人。唉,大势已去,去年尚还是大家捕风捉影,后床百般抵赖,严正声名与##苹聊天是纯粹的友谊,绝无他意,今天哥们都自己坦白,还一脸的特真诚。星期天不幸堕入了他那“黑手”的女孩竟然来到宿舍,彻底击穿了这个脆弱的哥们同盟;“戒条”还未来得及实施,六兄弟还要先学习50年代电影中的“回避”镜头,寻着各自的借口,被迫腾让宿舍……

  晚归后激烈的批判开始,但讨论来讨论去就变成了什么时候开始有意思,什么时候第一次拉手,什么地方开始第一次接吻,现在到了哪一关,问者急切,答者甜蜜。渐渐变了个味道,似乎是后床一个人在做演讲呢。安安静静间听到的满是一屋子的心跳。特别是中铺,半夜了还翻来覆去的,怕是要失眠了。

  雪落了下来又化,草枯了又青,宿舍依然热闹,但在校园的林荫道旁却多了几个徘徊的身影。各自点点的心事混着香烟的升起和酒味的弥漫,在狭小的宿舍空间里散开。在一个酩酊大醉的夜晚,蓦然回首却发现大二原来竟然是如此的痴情。在家书里写上了100条不能回家的理由——这个暑假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毕竟这是一个情书泛滥的季节……

相关文章:




  •  
        没有任何评论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